他说
2020-05-02 09:0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对于郑健给的四万元,唐儒平的解释更为冠冕堂皇。他说,他当时就马上打电话给郑健说要将钱还给他,但郑健说他已上飞机了。“我觉得郑健送钱给我是因为他搞错了,因为我之前没有给他办过事,之后他也一直没有找我办过事。”唐儒平说。

对于被指控以“入干股”范某文商铺的形式受贿,在法庭上唐儒平显得很“不齿”。“我作为一个交委副主任,去参与这个小档口,于理怎么也说不清!”“我会为了那区区几万元去干这事(入股)吗,别人当时问我借钱,我连借条都不用写就借给别人了,在2006年的时候,我在股票市场里一天的净出入就是好几万元,这一切都显得我入干股是不合理的。”

昨日上午10时左右,唐儒平在法警的押送下,戴着手铐缓缓进入法庭。刚走进法庭时,他还不忘礼貌地说了句“尊敬的审判长、审判员、检察官好”。不过随后,他就开始了自己的“反击”。“我不是在翻供,而是在还原事实,至于是否有罪最终由法院裁决。”“我的供述都是自己编造的。”对于自己当庭否认所有控罪,唐儒平这样解释说。

“我不知道陈某把90万元收回来了,陈某也没向我汇报。”对于被指控贪污的事实,唐儒平以“不知道”推得一干二净,他称,自中南公司成立后,他就对这个公司不闻不问,在公司里他只是“出了个名字”,具体操作的都是陈某。

因为唐儒平当庭的翻供,检察官当庭对其提出的问题也更为尖锐。而针对检察官的提问,唐儒平回答也越来越长,针对某个问题也开始反复不停地强调,有时法官表示他说的话已经重复,希望他的回答能更简洁些,可唐儒平说了声“对不起”后,仍旧坚持将自己的话说完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08yyy.cn湖北省汉川市曝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- www.08yyy.cn版权所有